裕固族委员忧心教师结构性短缺 张口会唱民族留不住音乐老师-楼兰古尸

来自:裕固族委员忧心教师结构性短缺 张口会唱民族留不住音乐老师文章地址:http://baby.gyrdjt.com/twist/03268142.xml

裕固族委员忧心教师结构性短缺 张口会唱民族留不住音乐老师

就肃南一中而言,2006年至今共招聘教师56人,现已调离或辞职教师就达到17人,占招聘教师人数的三分之一。

目前,肃南县裕固族总人口1.4万余人。就这样一个人口较少的民族目前已走出13位博士,成为人口较少民族中的“学霸民族”。

为此,贺颖春建议提高民族乡村地区教师待遇,提供较好的生活环境。同时制定出台乡村和艰苦边远民族地区紧缺学科教师引进和培养的优惠政策;放宽民族地区编制控制,制定符合民族地区教育发展实际的动态教职工编制管理机制等。

北京5月27日电 (记者 刘玉桃)“我们教师总数量基本充足,但是最大问题是存在学科教师结构性短缺,如音乐、美术、数学等学科,有些乡村学校学科教师不足,有的老师一人专兼数门课程,影响教育高质量发展。”此次全国政协大会,全国政协委员、甘肃省肃南裕固族自治县第一中学副校长贺颖春说。

图为全国政协委员、甘肃省肃南裕固族自治县第一中学副校长贺颖春参加全国两会。受访者供图

对此,她建议,提高艰边津贴执行标准类别,将甘肃省河西地区的肃南、肃北、阿克塞县艰苦边远四类地区提高至六类地区,或参照六类地区标准发放艰苦边远地区津贴。此外提高退休人员安置费标准、提高民族地区补贴和防寒补贴,增加高原缺氧补贴标准以及提高教师教龄津贴标准等。

图为甘肃省肃南裕固族自治县第一中学副校长贺颖春给学生上课。(资料图)受访者供图

地处青藏高原东北前沿、河西走廊中部、祁连山北麓一线的肃南县,境内群山纵横,交通不便,平均海拔高,年均气温低,属典型的少数民族高寒边远地区。

贺颖春表示,如今肃南县百姓对孩子获得高质量教育的需求愈发迫切,但民族地区乡村教师年龄普遍偏大、教育观念落后、信息化教学能力偏低。而年轻教师因为待遇、环境等问题,难以长久留住,制约教育高质量发展。

2013年,贺颖春担任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2018年获得连任。多年来,她关心民族地区教育问题。去年,贺颖春参加全国政协组织的深度贫困地区教师队伍建设情况的专题调研,结合自己在甘肃民族地区的工作经历,积极建言献策。

贺颖春说,因为高海拔地方病,退休后干部职工大多会选择张掖、临泽等邻近低海拔地区养老,购房压力大,也在一定程度上挫伤干部职工工作积极性。

贺颖春说,居住生活在这里的居民长期饱受高寒缺氧、高原反应等病痛折磨,普遍体质较差。加之县城远距中心城市,日常必需品和生产资料全靠外运,运输成本高,价格与川区相比高出30%以上,特别是蔬菜等必需品高出1倍之多等,导致教育人才引进困难、外流严重。

肃南是全国唯一的裕固族自治县。身为裕固族的贺颖春自小能歌善舞。“我们草原民族特点,有句话说‘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但是我们有些乡村学校却没有音乐老师,孩子们无法学习音乐相关专业知识,有的孩子甚至连五线谱都不认识。”她说,“提升学生素养,艺术教育不能缺。”

(两会速递)裕固族委员忧心教师结构性短缺 张口会唱民族留不住音乐老师

裕固族委员忧心教师结构性短缺 张口会唱民族留不住音乐老师

“和东南沿海等发达地区‘抢夺’人才,我们确实存在不足,但我们要尽最大力,在待遇、住房、编制等方面吸引人才,除此以外,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还要创造条件,开拓用事业成就感、教师专业成长情感来留住人才在偏远地区扎根。”贺颖春说。(完)

图为甘肃省肃南裕固族自治县第一中学副校长贺颖春给学生上课。(资料图)受访者供图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教育投入的加大,肃南县学校硬件设施加强、教学质量得到提升、教师队伍不断壮大,但教师队伍年龄结构断层,乡村、民族地区教师流失、补给问题仍突出。